菜场变样市容更靓(社会治理在身边·买菜那些事①)_177信息网
菜场变样市容更靓(社会治理在身边·买菜那些事①)
分类:互联网事 热度:

  去年11月,习近平总书记在上海考察时强调,城市治理的“最后一公里”就在社区。社区是党委和政府联系群众、服务群众的神经末梢,要及时感知社区居民的操心事、烦心事、揪心事,一件一件加以解决。

  买菜是社区居民最关注的事情之一。买菜方不方便?菜价是高还是低?菜品种类是否丰富?本版自今日起推出“社会治理在身边·买菜那些事”系列报道,关注居民诉求,聚焦地方做法。首先把目光聚焦湖南长沙,看看当地如何兼顾便利市民买菜和整顿市容

  ——编 者 

      

  “便宜、新鲜、优质、贴心。”湖南长沙市蔡锷北路荷花池生鲜市场门前,69岁的严老爹停下脚步,仰头看着门楼上的招牌,仔细琢磨。

  “快点咯!”老伴拎着菜篮子在前头催促。

  严老爹紧走两步,对老伴说:“嗬,住了10多年,头回感觉‘贴心’两个字挑不出毛病。”

  为何有这般感慨?原来,以前的荷花池生鲜市场脏乱得不成样子,买菜体验差。2018年,长沙市实施“一圈两场三道”行动计划,农贸市场作为其中一“场”,通过新建或改造,数量增加,环境改善,既纾解了市民买菜不便的问题,又为市容整治减轻了压力。开办了近20年的荷花池生鲜市场,也趁此机会提质升级。

  改造老市场

  买菜不再捂鼻子

  岳麓区望月湖生鲜市场以前的环境不好。“过道没两尺宽,并排站不得两个人。每次买菜,都要侧着走。”居民张瑞华说,大夏天实在受不了,宁可走老远到一家大型超市买菜。

  但大多数居民只能上望月湖生鲜市场来。建成近40年,市场周边社区从一个发展到七八个,居民从千把号人变成四五万人。

  人流多、历史久,硬件设施跟不上。市场顶棚在10年前被冰雪压塌后,再没维修过;商铺自己加装的防雨棚,水全往过道中间流;下水道堵塞成常态,必须备着十几米长的竹条疏通。市场负责人陈旭最怕春夏之交:“下大雨,水一下子能积二三十厘米深。”

  摊主王赛容也愁,她的摊位旁有条水沟,顾客捂着鼻子来买菜,一边挑一边抱怨“好臭,好臭”,她不得不找木板盖着。

  老市场虽然问题多,但是居民有需求,搬不走。彻底拆除、原址重建,代价太大,不划算。最合理的办法就是对准问题整改。

  2018年初,长沙市市场服务中心、望月湖街道办事处决定对市场整体及周边环境改造升级。

  “改造之前有准备,改造当中才好应对。”陈旭说。改造期间,市场得关门,几万人的“菜篮子”不管不顾可不行。在市场外街边,划一片格子区,搭好遮阳棚,摊贩全搬到对应的点上去。管理还和在室内一样,有人扫地、运垃圾、维持秩序。

  工程完工后,还能不能重新进驻?有的经营户做了几十年生意,在一个位置上没动过,老顾客都熟悉,担心换地方不适应。“原则上,让大家都回到原先的摊位。”市场方面首先承诺。必须调整时,就把几家经营户找来一起商量,求各家利益的最大公约数。

  解决了居民临时买菜的难题、打消了经营户的疑虑,改造就行动起来了。翻修顶棚、挖新下水道、加装通风和消防设施……一项接着一项干,老市场最终绽放新颜。不少老居民也都回来了。“市场干净、买菜舒心。”居民余韵芝笑着说。

  建设新市场

  菜贩告别路边摊

  上午10点,顾客渐少,天心区豹子岭生鲜超市里,菜贩周建萍找了张椅子坐下,抓紧时间歇歇。没两分钟,电话响,货送来了。她马上出门,费力拎回一编织袋,麻溜地把菜码放到台面上。气没喘匀,顾客多起来,周建萍又开始撑袋抓菜、说价收钱。忙,像个标签贴在她身上。

  每天近2000斤蔬菜卖出去,累归累,可周建萍很高兴。一年前,她只能去豹子岭社区居委会办公楼下的小巷子的早市卖菜,5点半开始,8点半收摊。“时间太短,一天只能卖百十来斤菜。”

  “早市原先就只有几个周边地区的菜农卖自产蔬菜。”豹子岭社区党支部书记范海波介绍,后来逐步有一些外来摊贩加入。考虑到确实能解决部分居民的买菜难题,社区一开始默许了其存在,只对开市闭市时间稍加限制。

  然而,路边市场带来的交通拥堵、环境污染等问题,却日甚一日。

  每天早上,菜贩们将小巷堵个严严实实,附近居民出行极不方便。王爱云住在紧邻小巷的楼栋二层,深受影响,“半夜就吵吵闹闹,睡不着觉。”长沙人爱吃小龙虾,卖虾的摊贩去了虾壳,随手扔进垃圾桶,得不到及时清理,“一臭能臭一整天”。

上一篇:2019上海樱花节落幕共接待游客165.5万人次 下一篇:德罗赞狂砍45分洛瑞23分 猛龙击败76人获5连胜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